传奇私服文学永恒(第九、十章)

第九章誓言 天擎神秘的对螃蟹说:“我今天带你去见个人。” 螃蟹搔了搔脑袋问:“是猩猩吗?” “晕,你咋就这么色呢?不过我们以后会去见她们的。”想起丝茉茉,天擎脸上又露出了微笑。 “那你这么神秘去见谁呢?” “去了就知道了,听说还有很多美女的。”   天擎和螃蟹来到了飞云帮总坛。一路上都有人查问,天擎拿出云飞给的令牌,所有人都恭敬的放行。看着这些弟子个个精神抖擞,斗志昂扬,天擎也不由得佩服云飞。还在大厅外,就听见云飞爽朗的声音传出来:“果然是兄弟来了,想杀哥哥了。”天擎也大笑道:“我也好想大哥的,今天伤好了,特来谢谢大哥救命之恩。”“你我兄弟客气什么,来,我给你介绍几位朋友。”云飞说着拉着天擎的手进了大厅。“这位是我老婆PAPAYA”云飞指着一为美妇人说。天擎行了个礼,说:“嫂子好。”PAPAYA还了一礼,笑道:“不客气。”云飞又指着一个年青战士说到:“这是本帮第一战士——燕尘。”天擎又见过礼,燕尘却只拱了拱手,神情甚是傲慢。天擎心想:他是第一战士,自是给人吹惯了。当下也不以为意。“这两位是——”云飞还没说完,天擎已笑道:“这两位我认识。”那2人却是丝茉茉和174。天擎向丝茉茉道:“真没想到今天能见到你们,螃蟹特地要来谢谢你们呢。”丝茉茉笑着努努嘴,天擎顺着看去,却发现螃蟹和猩猩正在一旁窃窃私语,也不由得会心一笑。天擎又转身对174说:“妹妹好。”174冷笑道:“谁是你这色狼的妹妹啊?”说罢转身离去。天擎一怔,只得尴尬的笑了笑。云飞道:“这个妹子脾气不好,你不要介意。我还有事,你们先聊。”神秘的笑了笑,又悄悄的对天擎说:“这可是本帮的第一美女。”说着转身走了。   天擎痴痴的看着丝茉茉,丝茉茉脸微微一红,嗔到:“看不够啊?”天擎猛的抓住丝茉茉的手,激动的说:“嫁给我好吗?茉茉。”丝茉茉脸一红,低下了头,向四周看了看,轻轻说道:“今天晚上在戈壁见。”说完飞也似的跑了。   一样的沙漠,一样的月亮,一样的人,一样的安静,只是没了杀戮,没了紧张。天擎握着丝茉茉的手,只盼时间就此停留。丝茉茉望着天上的明月,悠悠地说:“天哥,你会永远这么爱我吗?”天擎指着月亮,说道:“明月作证,我天擎今生今世只爱丝茉茉一个,如有二心,天打雷劈,死于心爱人——”丝茉茉用手堵做了他的嘴,说道:“你我知道就好了,何必发誓。”天擎点点头,向丝茉茉吻去,丝茉茉含羞的宛转欲就。忽听“嘿”的一声,天擎跳了起来,“谁?”飞身追去。 第十章永远   天擎追着那黑衣人,猛然发现那人竟是174。天擎一直感觉这女子怪怪的,喜怒无常。174故意到处乱晃,好象在躲什么,却又并不把天擎拉下。天擎也想看看她究竟倒什么鬼,所以追得也不急。   到了一隐蔽处,174突然停了下来,她转过身,把脸一抹。天擎不由惊呼道:“寄花!”他做梦也想不到174竟然是那个曾经让他刻骨铭心的寄花物语。他的心又回到了从前,回到了HL,回到了碧波荡漾、莲藕盛开的浮影水城,回到了宁静安详、浪漫温馨的栖月谷……眼前的人影渐渐模糊,依稀就是当年那个扎着2条辫子蹦蹦跳跳的红衣环女。 174冷冷的说:“天大侠,寄花物语早就死了,我叫174。” 天擎的心一阵绞痛:“寄花,你为什么不辞而别?你为什么要离开我?你不知道你走之后我有多难过,我整天呼唤,希望你能原谅我,希望你能回来。你不知道,看着那里的一切,我都快疯了,所以我离开了那里。” “是啊,这里自然好多了,皓月当空,美人相伴,夫复何求?”174依然冷嘲热讽,但面色已缓和了许多。 天擎一阵窘迫,知道刚才和丝茉茉的话她都听见了,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为难,只得叉开话题说:“你来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,我竟不知道你一直就在我身边。” “告诉你?”174眼中掉下泪来,“我听张三丰说你离开了HL,我好后悔。我就来这里找你。可你呢?你倒好,整天和人卿卿我我……”174越说越伤心,竟55的哭了起来。她忽然取下身上的项链,狠命的往地上摔。   那条项链叫恋之守护,是天擎送给他的。那天天擎正在赌钱,十赌九输果然不假,天擎输得眼睛都红了,只一个劲的骂王五。一个红衣环女跑了过来,拉着他的衣脚,怯怯的说:“哥哥,带我去看月亮好吗?”天擎没有拒绝,只要他能做的,他从来不会拒绝。天擎知道了那女孩叫寄花物语,是个很开心的女孩,天擎也很开心,他送给了她一条项链,并对她说:“这是一条有魔法的项链,只要佩带上她,爱情就能得到恋之女神的护佑。”女孩高兴的说:“真的吗?好漂亮,我一定好好保管的。”  两年后,寄花物语找到了天擎,她长高了好多,她送给了他一双鞋子——真爱仙履,并对他讲了一个凄美的故事。   (那是一个“雪狼湖”的故事:一个沉默寡言的花匠胡狼和富家小姐宁静雪相爱。雪希望维也纳一间湖畔音乐学院进修音乐,狼亦愿相随在湖边栽种他的“宁静雪”,两人充满憧憬地称那个湖为“雪狼湖”。而暗恋雪的富家子弟梁直为了得到雪,用诡计陷害狼入狱,更欺骗雪狼已死。雪伤心欲绝,决定远赴维也纳修读音乐,后在母亲的怂恿下与梁直结婚。雪和狼从此天各一方。狱中,万念俱灰的狼遇到一位老狼仙,他送了一些爱的花种子给狼,并叮嘱狼若以爱心栽种,要不断对种子和长出来的花苗说:『我希望某某人平安幸福』,这样,花才会长得好,这样或许有天可以种出他的“宁静雪”。   出狱后,狼靠卖花为生。辛苦栽培爱的花朵。终于一个露天演奏会中,狼找到雪。而已为人妇的雪不敢面对狼,矛盾之中消失在人群中。翌晨,传来雪被杀而沉尸湖底的号外消息,狼悲痛不已。  老狼仙被狼的悲鸣感动而再度出现,他告诉狼可以利用“时间伤口”重返过去再见雪一面,但却不能改变已发生的事实,因为世界并不完美,时间自然也会有伤口;通过这个伤口,就可以回到过去。时间伤口一旦复合,人就会在里头永远‘迷失’。狼为了要再见雪,不惜一切代价,于是在深夜投身湖中。时光倒流,狼回到雪死前一幕: 雪从广场飞奔回家,质问梁直所有事情的真相。在两人激烈争吵之际,狼从“时间伤口”赶至,在纠缠间梁直失手杀死了自己最心爱的人,疯狂中叫唤着雪的名字逃去。痛苦万分的狼,抱着死去的雪步入湖中。虽然“时间伤口”的时限已至,狼决意与雪永远在一起,漂流在时间永恒之中。时间流逝,湖边终于长出了千万朵代表着雪和狼无尽爱意的花朵“宁静雪”。人们都记得这一个湖的名字,叫“雪狼湖”。而这个代表这真爱的花,就是我们很少见到的白色绣球花。 而每隔一段日子,就会有人传说曾经看到一对年轻的男女,男的短发卓立,女的鬈发垂肩。他们就像夜游的精灵一样,相偎着坐在湖畔一棵梧桐树的枝干上,笑盈盈地仰望着无垠星空......)(详见根据张学友歌剧改编的幻灵任务攻略http://hl.tqdigital.com/mission/36.htm)   寄花物语憧憬的说:“这双真爱仙履是雪送给我们的,她说只要相信真爱,就能永远在一起的。”天擎深情的看着她:"有了恋之守护和真爱仙履,我们一定会永远在一起的。”寄花物语点头说:“恩,永远。”   天擎回过神来,看到恋之守护,才想起自己和张三丰换东西的时候竟将真爱仙履也换了。想起自己这些日子所做所为,甚是对不起她,也难怪她生气。于是柔声道:“花,对不起,我们回去吧,我不该来这的。”“回去?”174摇了摇头,慢慢地说,“人能回去,可心呢?你还会象从前那样对我吗?我们还能象从前一样吗?”天擎默然,他真能忘记丝茉茉吗?苦笑着说:“我们先回去吧,时间会冲淡一切的。”174忽然把项链扔得远远的,大声说:“什么恋之守护,什么真爱花种,全是骗人的,全是骗人的!”说着痛哭而去。   天擎正要追去,一只手拉住了他,这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温柔的手了。 天擎回头,立刻看到了丝茉茉那温柔的眼睛。丝茉茉轻轻说道:“让她静一静吧。她现在很激动,你去只会更糟。”天擎凝视着她,说:“你都听见了?”丝茉茉点了点头。沉默,依然是沉默。良久,丝茉茉终于鼓起勇气说:“你要回去?”她盯着天擎,眼里充满了期盼。天擎把视线转开,不让自己看见她,终于,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然后弯腰捡起那给174摔了的恋之守护,大步走开。没有回头,他不敢回头,他怕那张温柔的脸,怕那双深情的眼睛。丝茉茉眼睛有些湿润,但她终于忍做没让泪水流出来,她的嘴唇动了几次,似乎想说什么,但终于什么也没说,直到天擎的身影消失在幕色中。她是强大的法师,她不会哭泣,她只是觉得命运和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,一个刚才还信誓旦旦说要娶自己的人竟转眼就离去了。她想起了174的话:“都是骗人的。”她笑了笑,自言自语地说:“不错,都是骗人的。”   永远,究竟什么是永远?到底多远才是永远呢? 九

发表评论

相关文章